返回列表 发新帖

王珞丹:我一直不喜欢重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7 18: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两年没有影视作品呈现在大众面前的王珞丹,最近带着她主演的电影《被光抓走的人》和观众见面了。在这两年的时间中,王珞丹也没闲着,学单板滑雪,玩长板、滑板,录制滑板极限运动综艺,当制片人做建筑师对谈短片《丹行道》。不过这些在王珞丹眼中都是“不务正业”,经过兴趣使然的玩和休整,她更加清晰地意识到演员才是她真正擅长和热爱的职业。与此同时,对于“放慢脚步”这个说法,她笑言,自己只是一直都在等待那个让她可以“奋不顾身”的角色和作品。 1.jpg


性格使然,工作弹性制

嘴中发出一声“好咧”,王珞丹光脚盘坐在沙发上,开始她今天的最后一个采访。第一个问题“最近几年你的大银幕作品不多啊”,王珞丹接话很快:“小荧屏也没有啊,哈哈哈哈。”两年没有影视作品和大家见面的她,专门向长板大神“洋葱”拜师,正儿八经学了长板。在北京板友聚集地“鸟巢”和“中关村”,都曾多次遇到过王珞丹的板上身影。在经历了多次膝盖淤青后,她稳稳当当地学会了在长板上跳舞。在单板滑雪的道路她也越挫越勇,滑板综艺《极限青春》中有一期节目是队员们挑战滑雪,王珞丹的单板滑雪技能和同样爱好极限运动的王一博不相上下,她甚至从单板滑雪的换刃技巧中,领悟到了演戏的真谛:“什么时候换刃的点,就像对戏时你什么时候给到你对手反作用的那个点,很重要。”也正是因为她爱玩板类运动的契机,今年王珞丹被邀请参加了一档前文提到的综艺节目《极限青春》,和王一博、程潇一起作为导师,展现了一次“极限青春”。除此之外,这两年对她来说,另一项在她眼里算得上“正儿八经”的事,就是自己独挑大梁担纲制作人全程参与制作的一部对谈建筑师的短视频微纪录片《丹行道》。谈及大段时间没有去演戏这个话题,她说自己一直以来在演艺圈的性格就是,“碰到喜欢的戏就接,没有喜欢的戏就去生活。”她评判一个戏要不要接的标准很简单——喜欢或不喜欢。作为艺人,难免会受到来自经纪团队或圈中朋友的压力,“哎,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营业?”王珞丹悠悠地表示,“我觉得也催不了吧,从我一出道开始,一年中经常会有八个月不拍戏的时候。”王珞丹回忆起自己刚开始签公司的时候,公司老问她为什么给你的剧本总说没感觉?为了解释这个没感觉,她找了很多词去形容。面对没有创作的冲动和热情以及对角色的投入感,王珞丹选择等待。慢慢地,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和朋友都已经习惯了她的工作方式。


3.jpg

上一次王珞丹出现在电视荧屏中,是两年前的电视剧《急诊科医生》,她演一位哈佛毕业的医学博士。最近一次她在大银幕的作品是《我的战争》,她诠释的角色面对生死离别。王珞丹有着对自己的清晰定位,“我好像永远不是大家能看到哪哪都是的那个样子”。出道快20年,一个犀利的问题抛向王珞丹——“有调查显示现在有70%的演员没有戏拍,你觉得这么多年演员这个行业有什么变化?”王珞丹没有过多的思索,爽快地回答:“有戏拍的人依旧有戏拍,人家都说这是一个什么时期来着,哦,影视期的寒冬。”《被光抓走的人》,是这两年王珞丹交给观众的一部电影作品。该片讲述了一道奇特的光降临地球笼罩城市,一部分人被光抓走,传言这些消失的人都是相爱的人,而留下来的人们既要探寻真相,又要直面自我的故事。接下这部戏时,王珞丹身边的人打趣地和她说,“寒冬开始了,但你入市了。”王珞丹表示自己接下这个角色的原因也很简单,“代表了我对现在{***}和时代的一个表达。”

坚定做演员的信念



接洽《被光抓走的人》的时候,恰好是王珞丹在做《丹行道》后期的时候,那个时期的她突然开始无比怀念做演员的时光,她笑说接下制片人工作是因为自己的“无知”,她以为挂个名、定个方向就可以,没想到一旦进入之后,她要顾的事太多了,认真做事的她为了把节目做成她想要的样子,只能选择事事亲力亲为。最后的结果就是制片人的工作让自己累着了,她开始迫切地想要演戏,踏踏实实地做一件事—当演员。也正是这个契机,原先一直自己当老板做自己工作室的她,决定去签一个新的经纪公司,又恰好碰到了《被光抓走的人》这个让她喜欢的角色。她如此形容自己的角色:“这个角色外在像大海,可以做到冷静克制波澜不惊,但是内在无数次想杀死背叛自己的对方。”《被光抓走的人》这个剧本里的四条线都很好看,她被深深吸引了,四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下,人们经过一道光去审视自己的情感。


王珞丹在剧组拍摄了几天之后,有一天,她坦诚地求助导演,“我感觉自己的状态很茫然,我这样对吗?”她有点弄不清是自身的茫然,还是角色本身的茫然。导演笑了,“你知道吗,你饰演的这个人物,此时此刻就处在这样的状态。”后来王珞丹甚至觉得她饰演的“李楠”这个角色和自己有一点像,都是那种不太愿意去表达自己个人情感的人。“在某些方面我很活分,但我在情感方面是比较有固执和有框架感的人,我完全能够理解这个人物状态。”关于爱情,王珞丹从某种程度上,也期盼一种奋不顾身。在她的戏路上,她的角色总是处于某种炽烈的情感关系当中,她偶尔也会思考,比如从《奋斗》开始,“我说大家为什么老找我演奋不顾身的人呢,其实我本身没有那么勇敢,后来慢慢发现是他们选我还是我选他们?其实是双向的。”在情感上,王珞丹其实某一瞬间蛮希望自己能像《被光抓走的人》的“李楠”一角那么决绝,爱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爱咋咋地,当机立断。她也希望能像《奋斗》中的米莱那样——我就是爱你,你和我好朋友好了我也还是爱你。在王珞丹刚出道时演海岩的电视剧《深牢大狱》时也一样,那里边的台词让王珞丹印象特别深刻。周一围饰演的角色骗王珞丹饰演的角色自己是Gay,戏中王珞丹说:“我不管你和谁在一起,只要你不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就行。”也许正是因为现实生活中,上升天秤座的王珞丹感觉自己会比较摇摆,当她遇到奋不顾身的角色时,总是会被吸引、去向往。

当下的王珞丹形容自己能够一直坚定的两个属性是:一、演员;二、吃货。滑板她喜欢,但是她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些运动在她这个年龄也许只是阶段性的。有时她也在想,如果她在20多岁的时候接触到滑板,也许她的人生会变得不一样。

南都娱乐×王珞丹

“我的表达是无价的”




南都娱乐:你的性格喜好挺明显的?

王珞丹:嗯,喜欢好玩,喜欢有尝试的东西。如果我喜欢一个事物,和钱和时间都没有关系,一定要去尝试。拿演戏来说,我不需要拿一些外在的和剧本角色无关的东西来考量要不要接这部戏,片酬对我来说无所谓,给我多点也挺好的。哈哈哈,但肯定不是衡量我接不接这部戏的标准,我觉得我的表达是无价的。




南都娱乐:你觉得你接《被光抓走的人》这部戏是你新阶段的一个发力吗?


王珞丹:我接每一部戏都不知道这个作品处于我的什么阶段、什么位置。大家一直都会问我,你有什么计划吗,我觉得都是被时间推着走的,我一直不喜欢重复,这是我本身性格喜好使然,我要承受我的选择带给我的好或者不好。当下的好和不好,在漫长的人生长河里也许难有一个准确的评价。身边的人都问我说:“哎,你停滞这两年在干嘛呢?”停滞是不是不好?我有时会觉得,比如说人生70年的话,到后来回过头来看这两年,没准会觉得特好。

2.jpg

南都娱乐:其实所谓的停滞的这两年你还是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制作《丹行道》,录制滑板竞技综艺《极限青春》。

王珞丹:其实就是“玩”。《丹行道》算是我一直很想做的一种短片形式,我一直在想有一种短片形式是我自己可以驾驭的,跟着策划一起完成的,我想了有三四年了,真正决定要去做的时候,立马开工。《丹行道》成本不大,但我要去拉投资、拉广告商等等,不断开策划会,和导演去聊我们想要的风格,感觉永远顾不过来。



南都娱乐:作为制片人会不会应酬更多?

王珞丹:我不是一个能应酬的人,做演员我都不应酬,就是打电话去争取投资,其实当时做制片人我没想到要顾那么多事,以为跟着策划去做就可以了,所以我后来才迫切地觉得我要回归做我自己擅长做的演员,只做一件事。无论我现在再怎么抱怨当制片人很累,我还是很感谢当时推了我一把的前辈,《丹行道》是研究人的,演员也是研究人的,导演也是研究故事和人的,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经历。



南都娱乐:会不会想尝试做导演的经历?

王珞丹:那我得有多喜欢这个剧本啊,才会让我想去为它做这么多的事情。太难了,当导演太难了,我觉得说是很难的事,得有多大劲儿来推我,我才能下去这个坑。自己目前还没有这个冲动。



南都娱乐:在经历了《被光抓走的人》里李楠这个角色生活之后,你现在还会毫无保留的相信真爱吗?

王珞丹:我觉得是这样子的,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我的三观基本上已经建立了,我没有结婚,我现在是相对独立的状态,我的习惯已经比较稳定了,你要说奋不顾身的爱情,这个人一定是要和你非常合拍,那又怎么需要奋不顾身呢?我觉得长大了就会特别知道,可能还不一定自己要什么,但能知道这个人不是你要的,不是你要的你还要去奋不顾身,那就真的是小孩子才会去做的事。当然我也很期待这样的感觉,如果在我这个年纪还能有这样的感觉,说明我真的遇到一个对的人。这个很难去衡量和界定的,我期待在我人生的各个阶段都能遇到奋不顾身



南都娱乐:感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部让人感觉你很努力去演的戏,你会在意外界对你的评价吗?包括演技啊、演的片子票房啊之类的,


王珞丹:我会在意,但是成功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我有我自己的一个审美认知,我对自己的要求比观众对我的要求要高。有时候我提前看了片子,我也恨不得导演把我的戏都剪掉,但我只是一个演员,决定不了整部片子,哈哈哈。观众说了那些难听的话我也是能接受的,我说自己比他们说我的更难听。



南都娱乐:你学长板的时候有想到自己会参加滑板类的综艺节目吗?

王珞丹:不会,我想当时谁也不会想到要去做滑板类的综艺节目吧,我就是喜欢一种板上自由的感觉,想要去试一下,最后选了长板。后来《极限青春》节目组找到我,确实是因为知道我玩长板,说我可以来试一试。我之前觉得双翘滑板还挺简单的,没想到录制第一天觉得还挺难的,录制之后大家都很拼,没有把这个看成一个综艺,都不允许自己失败。


南都娱乐:以后还会继续板类运动吗?


王珞丹:会的,它对我来讲更多的是爱好。其实参加节目快速地去学一个动作,能完成,但是动作不好看,现在你给我过来一个滑板的视频,我能知道这个动作哪里完成得不好,做得干不干净漂不漂亮,我的滑板审美已经被这个节目拉高到一定程度。不过我玩滑板的小伙伴们说,如果是一个男生说,不玩滑板了要回去玩长板,就拉黑。还好,我是一个女生,哈哈哈哈。


南都娱乐:我记得你在社交网络说过,只有在滑板的时候才找到自由之类的。


王珞丹:板类运动还是需要专注,长板速降也有点极限运动的性质。我不信你能在玩板的时候还能“溜号”想电影的事?我享受在滑板上耳边有风吹过的感觉,当你能驾驭它的时候,你会感受到我说的那种“自由”的感觉。​​​


原文来自:南都娱乐周刊  ​​采写_本刊记者 刘倩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